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玄幻 > 王牌透視醫圣
王牌透視醫圣免費閱讀 王兵陳婧怡小說全文在線閱讀

王牌透視醫圣周大少

主角:王兵陳婧怡
經典小說《王牌透視醫圣》由周大少最新寫的一本都市異能風格的小說,主角王兵陳婧怡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王兵只是個小保安,直到那天他遇到了喪盡天良的師父,從此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美女,你信不信只要我親你一下,就能知道你穿什么樣的內褲?什么?你不信?那我只能證明給你看了。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03-28 17:48:18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第6章你活不過半年

王兵霸道強吻了陳婧怡,這是他突發奇想,反正他不干了,工資也拿不到,不能就這樣白走了。

陳婧怡平日里高高在上,只可遠觀不可褻玩,王兵也只能在夢里和她相會,而現在他都要走人了,總得跟陳婧怡要點利息,不然這個月的工資不就白白被扣了嗎?

所以他做了一件想做很久的事情。

“啪啪啪!”王兵這個舉動太牛,胖子都忍不住為他鼓掌,其他人也跟著鼓起掌來。

堂堂總裁被人強吻,而且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陳婧怡那叫一個難堪,她用力將王兵推開,一巴掌甩了過去。

王兵抓住她的手,她另外一只手也打了過來,同樣又被王兵抓住,她使勁掙扎都掙扎不開。

“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!”王兵冷哼一聲,撒開陳婧怡的手瀟灑的轉身走人。

“剛才是誰鼓掌?”陳婧怡怒問。

“他!”胖子等人互相指著對方,把陳婧怡給氣得說不出話來,這個便宜不能讓王兵給白沾了,她追了出去,胖子等人見狀也抱著看好戲的心態跟了出去,史嚴東竟然也跟了出去。

“小子,剛才親的很爽啊,這會兒怎么無精打采的了?”白胡子老頭跟著王兵從電梯里出來問道。

“你是誰啊,大爺?為什么好像只有我能看見你?”

“誰是你大爺?老夫可是大名鼎鼎的‘毒醫’歐陽鋒!”

“西毒歐陽鋒?洪七公和周伯通他們在哪兒?”

“什么洪七公周伯通?我不認識!”

“大爺你電視劇看多了吧?你住哪兒?我送你回去!”

“電視劇是什么玩意兒?”

“**,敢情碰到個神經病,精神病院的人怎么搞的,怎么會讓你跑出來了呢?”

白胡子老頭臉色一下陰沉了下來,冷聲說道:“臭小子你敢再亂說老夫的壞話,老夫讓你一輩子不舉!”

“大爺你這個笑話可一點都不好笑!”

“要不要現在就試試?”

“抓住他!”這個時候陳婧怡帶著幾個保安擋住了王兵的去路,突發的情況一下子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,好事的吃瓜群眾立刻圍了上來。

“陳總,你縱容你們公司的人打我,這件事我一定追究到底!”史嚴東激動說道。

“信不信我再揍你一頓?”王兵冷眼一瞪,話剛說完幾個警察走了過來,帶頭的是警花‘陳飛燕’。

“你們來得正好,這個人把我打成這樣,快點把他抓起來!”史嚴東說道。

“你為什么打人?”陳飛燕問。

王兵瞄了陳飛燕一眼,一身警服看起來英姿颯爽,瓜子臉,尖下巴,一米七的個頭,身材相當的窈窕,雖然和陳婧怡的豐滿比起來略顯遜色,但還是會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。

“他口臭,該打!”王兵滿不在乎說道,事已至此多說無益,他肯定是得跟警察走一趟的。

“警察同志你們也看到了,這個人態度蠻狠,根本就是個沒素質的野蠻人,你們一定要嚴懲他!”史嚴東落井下石。

“你是這公司人嗎?”陳飛燕問。

“她是我們公司的保安,剛剛被我開除了!”陳婧怡說道。

“他為什么打人?”

“他藐視上級,而且還給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損失,我開除了他,他惱羞成怒所以就打了人!”陳婧怡并沒有把她給王兵強吻的事情說出來,這么多人看著那該得多丟人?

“你跟我們走一趟,還有你,跟我們回去錄口供!”

說著手下給王兵戴上了手銬把王兵給帶走。

“他們要帶你去哪兒?”白胡子老頭問。

“還不是你害的?他們要抓我回警察局!”王兵白了他一眼。

“警察局?”

“這次肯定要被關好幾天,我媽一定會擔心死我的!”王兵擔憂了起來。

“急什么?你告訴那個女人,就說她活不過半年!”老頭指了指陳婧怡。

“為什么要這樣說?”王兵一頭霧水。

“我讓你怎么說你就怎么說,別廢話!”

這是在咒陳婧怡早點死嗎?王兵有點難以啟齒,但最后還是照做了,“陳婧怡,你活不過半年!”

這句話讓陳婧怡一愣征,陳飛燕馬上就不樂意了,“打了人還敢詛咒人家?”

“再跟她說,不信走著瞧,她的病只有你能醫!”

“陳婧怡身體好得很,哪有病?”王兵一陣無語,這白胡子老頭完全就是在瞎扯淡。

“照我說的去做!”

于是王兵又照著說了,結果惹來陳婧怡一陣白眼,“想不到你的嘴和你的心腸一樣的歹毒,我早該開除你!”

“行了,跟他們走吧!”白胡子老頭滿意一笑。

“你玩兒我呢?”

白胡子老頭沒有再說什么,而王兵因為態度惡劣,被陳飛燕的手下押上警車帶往警察局。

前腳剛走,‘陳氏珠寶公司’的董事長,也就是陳婧怡的父親陳正軍來到公司。

“不是告訴你這次展銷會不能出任何差錯嗎,怎么還搞成這樣?”

“是公司的保安失責,現在只能希望警察那邊找到線索,把那個小偷給抓住,把被偷走的東西找回來了!”

“史嚴東呢?”

“被飛燕的手下帶回去錄口供了!”

“出了什么事?”

“被公司一個叫王兵的保安給打了!”陳婧怡將事發經過告訴了陳正軍。

“你怎么能讓公司的保安打史嚴東?”

“我想攔也攔不住,昨晚就是王兵和另外幾個人在公司守夜!”

“這樣的人不能讓他繼續留在公司!”

“這個人心腸很歹毒,臨走了還咒我活不過半年,還說什么只有他能治我的病,簡直神經病,我已經把他開除了!”想起被王兵強吻還被說了那樣歹毒的話,陳婧怡就義憤填膺。

“你剛才說什么?他說他能治你的病?”陳正軍反而露出了驚訝表情。

“是啊,根本就是在胡說八道!”

“那個人怎么會知道靜怡有病?”陳正軍沉默了起來,表面淡定,內心卻波濤洶涌。

與此同時王兵被帶到了警局,直接關在了審問室里等待審問,而跟他一起來警局錄口供的史嚴東則被請到了干凈整潔的辦公室。

“怎么搞成這樣啊,史董?”接待他的是副局長吳磊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快3的中奖概率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