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短篇 > 女傭難寵:少爺請走開
女傭難寵:少爺請走開夏冰夕溫遠宸小說全文閱讀 女傭難寵:少爺請走開精彩章節

女傭難寵:少爺請走開夕月

主角:夏冰夕溫遠宸
主角是夏冰夕溫遠宸的小說叫《女傭難寵:少爺請走開》,是作者夕月寫的一本婚戀生活類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夏冰夕跟朋友在酒吧慶祝十八歲生日,師兄孟野在她酒里下藥,意圖不軌……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19-03-16 09:57:48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夏冰夕站在臺階上,居高臨下地對著底下一家子人說,“以后出門,我一定記得掛上,我姓夏,三個大字!”

語畢,她理都沒理身后已經氣咳嗽的溫老爺子,回到了房間。

關上門,夏冰夕一頭扎進被子里,眼里含著委屈的淚。

什么世道,又特么不是演電視劇,怎么如此低概率的事情被她撞上了呢。雖說那個溫遠宸帥到眼冒桃心……呸呸呸,胡思亂想什么呢。

對于這種見色忘一切的行為,她對自己表示深深的鄙視。

她腦子里的一團漿糊還沒抹開,“鈴鈴鈴……”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。

夏冰夕本來是沒有心情接電話的,瞥了一眼,是她的好閨蜜陸雪的來電,想到昨天晚上那一系列的事,她的情緒瞬間爆炸。

“干嘛?”雖通過了話筒的處理,但這兩個字的威力一點沒減。

陸雪自然也出席了夏冰夕的成人禮,不過沒有抵住酒精的作用,她老早就喝趴下了。

“大早上的你吃炸藥了?”陸雪一下子從被窩里躥出來,“我昨天喝多了,就先閃了,那幫人太鬧騰,怎么樣,你什么時候到家的?”

說到后面幾句話,她的語氣漸漸轉為擔憂。

這姑娘還真是具有哪門子不開提哪門的神技能,夏冰夕閉著眸子,眉頭緊蹙。

“我說你能不能靠點譜?自己走了就算了,還在這里問什么問!”夏冰夕伸手揉揉酸脹的太陽穴,突然睜開眼,語氣中帶著期許,“對了,你有沒有能快速掙錢的法子?”

陸雪眼神一亮,忽然想到什么,她一下子坐起來,靠在床頭上,“干嘛?你這是要自立門戶了?”

那半是詫異,半是戲謔的語氣,氣得夏冰夕牙癢癢,她怎么交了這么個損友呢。

夏冰夕強壓下火氣,“你別跟我廢話,趕緊說說。”

“哎呀,我說大小姐,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?”陸雪默默翻了一個白眼,“堂堂藝術生居然愁找不到合適的工作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有戲?”夏冰夕不過抱著試試的心態,沒想到這貨還是有點用的,居然還真有門路。

“行了,待會兒我幫你聯系聯系。”這次換陸雪揉腦袋了,想不到那洋酒的后勁還真大,“你好好在家歇著,等我的好消息吧。”

這一整天又是禁閉,又是宵禁的,夏冰夕感覺自己完全就是個囚犯。

吃過晚飯,她收到了陸雪的消息:朝歌會所,彈鋼琴。

簡簡單單的幾個字,足以讓她忘卻一切煩悶。夏冰夕迅速換了一身衣服,躡手躡腳地從窗戶跳了出去。

“哎喲……”她低聲呼痛,彎下腰,揉揉剛才扭傷的腳踝,似越獄般的逃離。

……

夏冰夕走進會所,直接找到經理,報上“陸雪”兩個字,經理便讓她去鋼琴表演區,彈奏了兩首。

這里不同于普通的娛樂場所,高、低檔次的表演都能在這找到立足之地,屬于既有陽春白雪,又有下里巴人,就看你自己的品味了。

她端坐在鋼琴前,輕呼兩口氣。

這陸雪也真是的,不知道她已經很久沒有練過琴嗎?要不是看在她現在急需用錢的份上,她夏冰夕才不會來這種拋頭露面的地方,到時候溫老爺子又得和她逼逼一陣,才肯罷休。

優美的旋律從琴身悠揚而出,原本還有幾分緊張的夏冰夕,也愈發的進入狀態。她的指尖輕快,伴隨著令人陶醉的音樂,像是會跳舞的精靈。

在第二首曲子結束的空擋,一個滿臉胡子的朋克男,手里端著酒杯,走到她面前。

“妞,彈得不錯啊,來,跟哥喝一杯。”朋克男滿臉的肥肉這么一笑,更顯油膩。

見夏冰夕不理睬,他以為是欲擒故縱,嬉笑著又來了一句,“一晚上這個數行嗎?”

說著,他伸出一個巴掌。

夏冰夕強忍住內心涌起的陣陣惡心與怒意,冰冷的開口,“發情,請去那邊!”

她還‘好心的’指指坐在吧臺旁邊,穿著暴露的一排妖嬈女郎,眼神中的不屑,堪稱冷艷。

朋克男對著她手指的方向瞟了一眼,臉色陰沉。

他也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夏冰夕的脖子,“怎么,能陪別人,陪不了我?你個小騷貨,那么多的吻痕,你他媽的還好意思跟我裝純?”

如此露骨的話一出,立馬引起了周圍一眾人的圍觀。

夏冰夕什么時候被這么多不懷好意的目光打量過,她這暴脾氣要不是看到經理一個勁兒地使眼色,她非得把這混蛋扇的找不著家不可。

朋克男看見她敢怒不敢言的模樣,更是來了興趣。

“小美人,要是嫌錢少,價格好談。”他粗糙的胖手,在夏冰夕的臉頰自上而下地滑過,更有繼續向下的趨勢。

就在夏冰夕忍無可忍之時,忽然一記無敵流星拳,打在了朋克男的臉上。

他手中的酒杯與他的身體一起摔在了地上,凄慘的叫聲,蓋過了背景音樂。

夏冰夕剛準備膜拜一下出手相救的大佬,可當她抬頭,卻發現是白天擺了自己一道的溫遠宸,心中的感激之情,頓時消失。

“媽的,你是從哪兒冒出來的蔥?”朋克男捂著滲血的嘴角,從地板上跌跌撞撞地爬起來,怒火中燒。

可還沒等他站穩,溫遠宸的拳頭就再次落了下去,眼眸中散發出嗜血的冷光,“我的女人你也敢碰,膽子不小啊!”

朋克男知道碰到了硬茬,態度一下子就變了,“大哥,我錯了,饒了我吧!”

溫遠宸滿臉的不屑,拉著夏冰夕的胳膊就向外走。

“哎,你放手!”夏冰夕掙扎著,不愿意配合他的表演,“什么你的女人?我們不過是主仆。我警告你,少在外面胡說八道!”

“怎么?”溫遠宸突然停下腳步,轉過頭,銳利地盯著她,“嫌我擋你桃花了?不過……就那種貨色,你也看得上,是不是有點饑不擇食了?”

夏冰夕氣得渾身顫抖,“擇你妹!”

“對,就是擇你!”溫遠宸忽然邪魅的彎了下嘴角,“還是上過床的那種。”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快3的中奖概率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