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《近身戰兵》沈浩何媛全文免費閱讀

2019-12-02 15:28:41   編輯:終遇你
  • 近身戰兵 近身戰兵

    小說主角是沈浩何媛的小說叫《近身戰兵》,它的作者是巔峰的神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類型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沈浩,少年被迫離家,亡命天涯五載,練就高絕身手,心懷壯志回歸都市,譜寫一段蕩氣回腸的男兒熱血傳奇!...

    巔峰的神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都市
    立即閱讀

《近身戰兵》 小說介紹

主角是沈浩何媛的書名叫《近身戰兵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巔峰的神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古舊四合院門樓遭叉車撞門時裂開幾條觸目驚心的縫,膽小的人多半覺得它隨時會倒會塌。沈浩立足這門樓之下,三階石梯之上,面不改色環顧蠢蠢欲動的兩百多人,確實有那么點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懾人氣勢。帶隊拆遷那人片...

《近身戰兵》 第11章 熟人 免費試讀

古舊四合院門樓遭叉車撞門時裂開幾條觸目驚心的縫,膽小的人多半覺得它隨時會倒會塌。

沈浩立足這門樓之下,三階石梯之上,面不改色環顧蠢蠢欲動的兩百多人,確實有那么點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懾人氣勢。

帶隊拆遷那人片刻恍惚遲疑后,摒棄腦海中的荒謬念頭,不信單槍匹馬的沈浩真能以一敵百。

兩百人,打不死這小子,也能把這小子累趴下。

“兄弟們,黑哥說了,弄出三兩條人命,上頭罩得住,放手干他!”領頭的漢子說著話無比囂張指點沈浩。

話音未落,數十人揮舞棍棒涌向沈浩。

沈浩面露邪笑,雙腳連踢,眨眼間踹飛數人,趁勢奪下兩根約莫七八十公分長的鋁管,或防或攻,不斷有人慘嚎著倒下。

叫囂**沈浩的漢子目睹此情此景,臉色鐵青,自己人受傷過多,沒法向上頭交代,再者,今天的強拆必須速戰速決,否則夜長夢多,容易出岔子,他思來想去掏出無線電對講機,命令兩臺挖掘機迂回拆遷。

耳聽六路眼觀八方的沈浩察覺人群后面的挖掘機有迂回跡象,猛揮幾下鋁管,圍攻的漢子們恰似驚弓之鳥,如潮倒退,原本逐步收縮的包圍圈頃刻崩塌。

沈浩借機射出手里的鋁管,不明就里的人,追尋著兩根鋁管的軌跡,茫然張望,直至兩根鋁管分別射入兩臺挖掘機駕駛室,一個個駭然失色。

比鋼管鐵管輕多了的鋁管射出三十多米依然威力驚人,一名挖掘機司機**中肩胛,疼的齜牙咧嘴,不敢妄動,另一名司機沒受傷,卻嚇的不輕,著急忙慌跳出駕駛室。

心驚肉跳的迷彩服漢子們回過頭,瞅瞅沈浩,瞅瞅倒下的數十人,大多顯露怯意,沒有誰再敢貿然接近沈浩。

領頭那人傻眼,束手無策。

院里的男女老幼包括沈建國趙慧都為之震驚,以前,他們的認知中,一挑一群的高手僅存于小說電影電視劇里,而這樣的猛人突然出現身邊,誰又能淡定面對?

趙慧沈建國吃驚之余認同王翠蘭的說法,兒子杳無音信多年應該是去學功夫,看樣子學到了真本事。

不過兩口子沒有因此欣慰,擱二十多年前,仗著身手好,興許可以像王力、劉二虎、楊嘯林,打出點惡名,撈撈偏門,混個人模狗樣,如今不行,窮人用拳腳打天下的時代早一去不復返。

況且沈浩傷這么多人,趙慧沈建國看來已然闖下大禍,后果不堪設想,哪欣慰的起來。

院門外,雙方僵持,一人震懾幾百人,場面詭異的不可思議,忽然,黑壓壓人群后方躁動。

“黑哥……”

“黑哥……”

飽含敬畏之意的呼聲連綿不絕。

立足臺階上的沈浩居高臨下眺望,只見五六人大搖大擺橫穿人群,為首的男人,光頭,滿臉橫肉,身材魁梧,四月初的西京,春暖花開,此人卻穿著皮西裝外套,皮褲,尖頭皮鞋,一身黑,使得脖頸佩戴的金鏈子尤為顯眼。

帶隊拆遷那人面露忐忑迎上去,似乎向光頭**匯報情況,且時不時指點擋住院門的沈浩。

對方說什么,沈浩猜個八九不離十,并未因貌似大人物的光頭男到來而有絲毫緊張。

被眾人稱為黑哥的男人聽完匯報,面沉似水,分開人群來到臺階下,與沈浩對視的瞬間,愣住。

原來是熟人。

沈浩不禁樂了,這位黑哥當年在十三中門口堵他,結果被師兄李樂天嚇得束手束腳。

黑哥,綽號老黑。

王力的頭馬,得力干將。

此人現身,等于把拆遷公司的背景呈現給沈浩。

“真巧,又是你。”沈浩凝視老黑,笑意玩味,透著與年齡不符的從容與深沉。

“確實巧”緩過神的老黑點下頭,皮笑肉不笑,沈浩留給他的記憶太深刻,確切說是那位神秘天爺令他刻骨銘心。

甭說是他,連他上頭的力哥也刻骨銘心。

幾年前,姓沈的小子消失當天,一枚子彈擊碎力哥辦公桌上的水杯,釘入墻面,隨后力哥收到神秘人打來的警告電話。

事后,經部隊轉業的高人鑒定,子彈由英國造的AWP狙擊步槍從六百米外射出,無論是槍,還是使槍的人,堪稱優秀,極為專業。

把仿六四當寶收藏的西京大哥哪經歷過這陣仗,力哥弄清楚起因,沒敢報警,更不敢報復,罵了老婆,打了孩子。

“黑哥,你們認識?”帶隊拆遷那貨迫不及待問,使得周圍所有迷彩服漢子好奇凝視主心骨黑哥。

老黑狠狠瞪一眼多嘴的小弟,扯開嗓子道:“今天就拆到這兒,受傷的兄弟,公司會負責到底。”

沈浩笑道:“你的決定很明智,轉告你上邊的人,想拆我身后這處院子,必須拿出十足的誠意,讓我滿意。”

老黑的心腹小弟們哪受得了沈浩得寸進尺的挑釁,怒不可遏,要動手,反被老黑聲色俱厲喝止。

這一刻,人們意識到,黑哥慫了。

“走!”老黑鐵青著臉,率先離開,聲勢浩大的拆遷隊隨之灰溜溜撤走,院里男女老幼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愣神許久才如釋重負歡呼,宣泄積聚內心深處的憤怒、委屈、恐懼。

過完春節到現在,他們被拆遷公司折斷水斷電,每晚有人往院里扔蛇扔成捆點燃的二踢腳,以至于神經緊繃兩個多月,瀕臨崩潰,此刻回味起來,仿佛劫后余生,百感交集。

沈浩走回小院,男女老幼熱烈鼓掌。

沈建國趙慧與有榮焉,矜持的笑著,雖然不解對方為何退讓、為何懼怕兒子,仍有些不安,但真心高興。

兒子比他們強,比他們能干。

“耗子,他們還會再來強拆咱們的房子嗎?”有個年齡與沈浩相仿的少年不無擔憂問,耗子,是他根據浩子的諧音,給沈浩起的綽號。

“石頭你放心,有我在,他們不敢亂來。”沈浩微笑回答,信心十足。

剛剛還興高采烈的大人們逐漸沉默,他們不認為背景強大的拆遷公司和開發商會善罷甘休。

小說《近身戰兵》 第11章 熟人 試讀結束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快3的中奖概率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