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最新資訊 >

葉子韓雪是什么小說 河神免費閱讀

2019-12-02 15:28:20   編輯:霧雨靡
  • 河神 河神

    主角叫葉子韓雪的小說叫做《河神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陳十三創作的懸疑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二十三年前, 父親離奇死亡。他的人皮, 被掛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樹上。二十三年后, 當年被過繼出去的大哥回來。豎旗為:撈尸人。...

    陳十三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靈異
    立即閱讀

《河神》 小說介紹

主角叫葉子韓雪的小說叫做《河神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陳十三寫的一本懸疑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原來葉子是燈滅了啊,胖爺您真是開了天眼了,既然看出來了,那就給點上唄。”陳青山道。“你以為這是油燈啊,說點就點?俗話說的好,神仙不睜眼,惡鬼乃吹燈,吹燈的可是惡鬼,哪有這么容易,賊王兄弟,要是胖爺我...

《河神》 第十七章 胖爺 免費試讀

“原來葉子是燈滅了啊,胖爺您真是開了天眼了,既然看出來了,那就給點上唄。”陳青山道。

“你以為這是油燈啊,說點就點?俗話說的好,神仙不睜眼,惡鬼乃吹燈,吹燈的可是惡鬼,哪有這么容易,賊王兄弟,要是胖爺我沒猜錯的話,你這燈滅了有二十年了,我看你的年紀今年應該是二十三歲,這么看來,你三歲那一年定然經歷了一件讓你極其害怕的事情,說白了,就是你見鬼了,胖爺猜錯沒有?”胖子看著我說道。

我瞇著眼睛看著胖子,雖然我臉上平靜,但是我內心卻起了巨大的波瀾,走夜路人叫莫回頭,回頭鬼吹燈的說法我是聽老人們說過,但是我左肩滅了一盞燈我卻是第一次說,你要是說這個胖子在胡扯,但是他接下來對我為什么滅了一盞燈的解釋卻完全正確。

三歲那年發生的事情,是只存在與我家人和陳石頭之間的秘密,他卻一語道破我在那一年經歷了一件“鬼事。”

“葉子,胖爺問你話呢。”陳青山輕輕的推了我一下說道。

我這才反應過來,剛才我因為想的太投入而進入了呆滯的狀態,我對這個胖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:“三歲?那時候我還是個吃屎孩子不記事,您得等我回去問問家人。”

胖子看了我一眼,這一眼意味深長,不過他沒跟我爭辯,道:“人都有點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,你不想說,胖爺我不逼你,但是不說胖爺就沒辦法點燈咯,村長,你說吧,村子里是怎么回事?”

陳青山被胖子打斷說話兩次他竟然還能忍,這可跟平時他的作風不一樣,要知道陳青山平日里在村子里那可是一言九鼎,在伏地溝這一畝三分地上,他說的話那就是圣旨。

陳青山就把傻子的事情說了說,說傻子當年怎么被撿回來,又怎么死的,死之后鬧過什么,而最近又發生了什么陳青山都給說了說。

陳青山說的都是他知道的,也是村民們知道的,但是譬如傻子當年鬧是因為肚子里的孩子,傻子的尸體被一個石棺中的手拉過之類的事情陳青山不知道,所以也沒說。說實話,如果這個胖子不是唐人杰介紹的,也不是長的這么像個黑社會的二流子,說不定他剛對我說的話都可以把我給鎮住,我興許還會把我知道的也告訴他以求他解決問題,但是因為先入為主的關系,我對這個胖子極其不信任,所以就一言不發。

胖子聽完,他伸手要在桌子上摸橘子,卻發現橘子已經沒有了,只能摸了幾個瓜子一邊磕一邊說道:“村長,不是我說你,你說的簡直是狗屁不通嘛!”

陳青山聽完,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,但是他竟然還是忍了下來,憋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問道:“胖爺您的意思是?”

“傻子回來鬧,想要那陳石頭的命,自己不會拿?后來那法官王老太投河自盡你卻又說是傻子殺的,一個連凡人的命都要不了的人,咋就能殺了一個法官?”胖子說的言簡意賅。

“這,這個問題,我還真沒想過。”陳青山撓著頭道。

“估計你這話,也是村民們以訛傳訛來的,人啊,有時候啥都不缺,就缺腦子。”胖子指著陳青山說道。

“你說我沒腦子?”陳青山指著自己問道,他的好脾氣終于被這胖子的刁嘴給磨沒了,不過我都差點笑出來,認識陳青山這么長時間以來,我還是第一次見有人這么跟他說話。

“咋,你認為你有?”胖子一挑眉毛道。

眼見著陳青山臉都綠了,我這時候對這個胖子反倒是起了點好奇心,其實我心里也想可能是我想多了,萬一這個胖子真的能解決問題呢?就拉了拉陳青山道:“村長息怒,我看出來了,這位胖爺說話比較直,但是這才是高人應該有的氣度嘛,是啥說啥不繞彎子,要是也滿口虛話那跟咱們普通人有啥區別?”

“啥叫有啥說啥?!你意思他說我沒腦子是對的了?”我本想勸呢,誰知道這一句話給說到馬蹄子上去了,陳青山當場就炸毛了。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問題是現在得解決事情不是?”我趕緊對陳青山眨巴眼睛,陳青山這一次比著往常也真的是比忍者神龜都能忍了,他平靜了一會,扯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扯出來一個笑臉對胖子道:“胖爺,那我這沒腦子的人就拜托您老人家幫我們解惑了,您說說那王老太不是被傻子給殺的,那是怎么死的?”

“我怎么知道?”胖子吐了個瓜子皮道。

陳青山的臉瞬間黑了,我剛喝了口水,也是差點就噴了出來。

“把她叫出來問問不就行了?”胖子輕松的說道,這一句話讓我跟陳青山面面相覷,也不知道這胖子是說真的還是吹牛。

“你們倆這是啥眼神兒?這很難嗎?依你們所言,這王老太不管道行深淺,肯定是有點本事的,尋常人死之后墮入輪回,這法官死后總會有一絲魂魄跟著本地城隍修行的,這是他們維持人間秩序的善報。想要找他們談談話這是多隨意的事兒?再說了,那王老太是本地的法官,她死之前說了一句判錯了案,他們這類人判錯案,也是歸城隍管,所以這事肯定是一問便知。”胖子嗤之以鼻道。

“城隍?”陳青山問道。

“陰間的小官,管的地跟一個縣長差不多。”胖子隨意的道。

“還請胖爺給我們開開眼了。”我用肩膀頂了頂陳青山說道。

“行,不露一手你們還不知道胖爺的本事,說去就去,走,去王老太家,找一個她生前留下的東西,胖爺我自然能把她給叫出來跟你們聊天。”胖子說完,剛好陳青山給他準備的一盤子吃食也吃完了,他拍了拍**站了起來,就要我們帶路。

我們倆現在其實都有點被這胖子給勾引起好奇心的感覺,就站起來給他帶路,去了隔壁的王家莊找到了王老太家,這王老太雖然不在了,她的兒媳婦兒現在也是個神婆,王老太死后過了半年,她宣布出山,說王老太還有句遺言,完整的說就是:“我判錯了案,要沒命了,我的衣缽就傳給你了。”

到了王老太的家里,她兒媳婦兒現在都已經是四五十歲的人了,家里供奉著不少神像,格局跟王老太活著的時候差不多。

王老太的兒媳婦兒姓何,外號何仙姑,這名號也是比王老太這個稱呼要響亮的多,本身我們就都認識,她看到我們來喪著一張臉道:“哎呦,什么風把你們二位給吹過來了?”

我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兒,前幾天在傻子墳前做的法事陳青山請了外面的道長沒請她,她這是生氣呢,其實陳青山跟我解釋過這個問題,主要是怕她家里再出事,當年的王老太不就是因為傻子死的嗎?

在路上我就跟胖子說過這個事情,在這何仙姑對我們哭喪臉之后,我跟陳青山還不知道怎么說呢,胖子就道:“屁大的本事沒有脾氣倒不小,能招搖撞騙這幾年,全都靠王老太留的那點陰德,多虧那事沒找你,找你估計早就去找你婆婆拉家常去了。”

胖子的嘴真的是不留一點口德,這一句話把何仙姑的臉都給說綠了,她指著胖子道:“你哪里來的?胡說八道什么?”

“胖爺哪里來的你管不著,說出來能嚇死你,至于胡說不胡說你心里清楚,別急著張牙舞爪的,胖爺沒興趣拆穿你,快去把你婆婆生前留下的東西拿來一件,我要給她招魂,有點事需要找她問一下。”胖子揮了揮手道。

“口氣不小,招魂兒?行,你等著,我這就去給你找去,要是招不出來,你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!”這何仙姑也是被激怒了,丟下這句話就進了里屋,不一會就拿了一個銀手鐲出來,銀手鐲幾乎都成黑色的了,一看就有些年頭,農村老太的銀飾品大多都發黑,不是銀子黑了,而是包裹著一層污垢。

胖子接了過來,何仙姑道:“你不怕我隨便拿個東西糊弄你?”

胖子白了她一眼道:“你當胖爺我吃素的?”

胖子拿著手鐲,何仙姑的供桌上供著好多神像,胖子拿了其中一個過來,看來那就是他口中陰間縣長城隍爺的神像了。之后他把手鐲往這神像前面一放,伸手在桌子上拿了三支香點上插上了香爐,接著回頭對何仙姑道:“把門關上,窗戶也關上,點上蠟燭,這點都不懂,還敢做法官?”

小說《河神》 第十七章 胖爺 試讀結束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快3的中奖概率分析